您的位置:主页 > 地方资讯 > 对话刘兰芳:一位爱看网络小说的评书大师

对话刘兰芳:一位爱看网络小说的评书大师

发布日期:2021-07-18 22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www.005dn.cn。中新网客户端北京5月28日电(袁秀月)“我叫他们所有人都听我的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刘兰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俏皮。

  她今年76岁,接受中新网专访时依然声音洪亮,神采奕奕。提及姊妹艺术,她有着传统曲艺人的谦让。谈到当下的网络小说、短视频,她又语带好奇。而说到评书,她才真正打开了话匣子。

  从《岳飞传》说到《杨家将》再到《呼家将》《红楼梦》,脱口而出也不见累。她说,这是常年在舞台上说书把嘴练出来了。

  对评书,她有自己的底气。“无论是千人的剧场,还是几万人的露天,我这几嗓子上去保证能抓住。”她强调,这就是评书艺术的魅力。

  直到现在,90后阿哲还记得小时候跟父亲一起听评书的日子。从小学一年级开始,每天中午他就和父亲在家抱着收音机听评书。为了听评书,他从来不睡午觉。无论是书中的江湖风雨,还是王朝兴衰、义烈千秋,都令他无比神往。

  不只是90后一代,自打南宋陆游诗中的“负鼓盲翁”开始,到明末清初大名鼎鼎的说书艺人柳敬亭,再到袁阔成、单田芳、田连元……说书人陪伴人们度过了不知多少茶余饭后的时光。

  而人们不约而同地守在收音机旁,听一个叫刘兰芳的说书人说书,则要从《岳飞传》说起。

  那是1979年,改革开放之初,万象更新,人们的精神文化需求日益增加。这时,鞍山人民广播电台邀请刘兰芳说一本传统书。说什么呢?刘兰芳提出了一个在当时看来还有些大胆的建议——《岳飞传》。

  岳飞的故事在民间流传已久,刘兰芳幼时便经常听母亲说起。15岁时,她考入鞍山曲艺团,进团之后老师教的就是《岳飞传》,那时叫《精忠说岳》。刚一出徒十八九岁,刘兰芳说的也是岳飞,书道子(即评书的大纲)是她的伯乐杨成田先生传下来的。所以,当电台的编辑找刘兰芳录书时,她首先想到的便是《岳飞传》。

  选择岳飞,除了熟悉,还因为岳飞的故事经典。评书有两个永恒的题材,一个是生死,一个是爱情。世凡说书,不管男女,都说刀马金戈,也就是战争。评书有“四大将”,《呼家将》《杨家将》《薛家将》《曹家将》,再加上《岳飞传》,主题思想都是爱国、孝道。在以前,这都是老人教育孩子的范本。

  有时候写好几千字,一看不是人线年,刘兰芳说演的《岳飞传》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顺利播出。连她自己都没想到,这本书会这么火。她曾在文章中写,她坐火车去演出,不说话没事,一说话准被别人认出来,大家都围着让她来一段。还有听众从几十里外骑自行车给她送苹果,观众来信也很多,有时候一天就装一麻袋。

  不过,对于当时的刘兰芳来说,却经历了人生中最难的时刻。那时,她在工厂当工人,每天下班回家照顾三个孩子,日子过得安逸,突然要说书,根本不知道怎么说。而且“十年浩劫”过去,她把很多老书都忘了,很多资料也被烧了。书道子就是艺人的命,没了书道子也就没了依据。后来还是朋友找到一本《精忠说岳》送给她,但书的内容有限,她不得不跟丈夫王印权重新编书。

  那短时间,她上午去电台录书,下午上台说《明英烈》,晚上听书,半夜才能写书。上半夜她写,下半夜把老伴叫起来帮忙修改,五六点钟她起来默稿。有时候写好几千字,一看不是人话就撕了,刘兰芳气得直哭,“我写的这什么玩意儿”。但也得继续写,一段《岳飞传》是28分钟,七千多字,录三段就是两万多字。再能写也写不完,怎么办呢,只能靠现场发挥。

  “世上生意甚多,惟有说书难习。评叙说表非容易,千言万语须记。一要声音洪亮,二要顿挫迟疾。装文装武我自己,好像一台大戏!”刘兰芳说,这几句话道出了说书人的不易。

  然而,近些年来,关于评书式微的言论不断。对此,刘兰芳有自己的看法。在她看来,说书和看戏的人锐减,这是好事,说明我们舞台繁华。但是说书人要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,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,多方面吸收姊妹艺术,迎上去才行。2021-07-18交流合作|2021年度政务服务博览会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